空のいのり

下一篇

生病的流水账

一个月前,准确说是4月8号突然重病。

睡前只觉得关节酸痛,以为受寒了,就多盖了一床被子。睡着以后做了一个感觉非常强烈的噩梦,一些平时记忆力的东西乱七八糟交错在一起,而且要我承担责任?!直到我痛苦到嚷嚷出声,才惊醒。一睁眼发现凌晨三点,感觉额头很烫,全身关节酸痛,皮肤怕冷。床上翻滚一小时其中爬起来喝水数次又迷糊睡着。

天亮4月9号后室友给我冰敷,出门回来的另外一位室友给我拿了体温计和冰贴。

体温测量出是38度左右,我依旧以为是普通的感冒,吃一颗感冒药躺下,这时候吞咽已经有疼痛的感觉。

躺床用手机戳了会es好像又睡着了一会,记不太清了,下午3点左右又测了体温飙升到39.5,意识虽然很清醒不过这是高烧了吧?!我感觉不太妙查了附近的卫生诊所准备去打个吊瓶。

当天还下着小雨,我换了厚衣服又套上冬天才穿的大衣在室友的陪同下去卫生所,在诊所量体温是38.5°,大夫一看我的喉咙说我的扁桃体化脓了,但是只给我开了中成药、消炎药和退烧药, 大夫让我回去吃点东西,告诉吃几次以后再三强调如果吃完还没退烧一定要去医院验血(后来才知道是要查白细胞),并不给我打吊瓶,说是半夜的急诊才给打吊瓶。

晕晕乎乎又飘回家,点了外卖的白粥,全身没力气继续躺床,再次睡着,依旧噩梦不断,这次有纷争纠纷,睡醒后是晚上8点,现在想想那时候脑子是不是已经烧浆糊了。我几乎是趴在桌子上喝粥,难受到喝几口就要趴一会。明明粥很烫然而舌头感觉不到,脑内都是噩梦的内容并且我觉得有理有据?!吃了一半粥就吃药躺下,躺下的时候全身发冷颤抖,实在没办法只能开电热毯……不知道几个小时以后被热醒。看饭否的记录已经是11点半,出了很多汗,被里都湿了。我以为烧退了,因为精神好很多,再次量体温,38.6……这不还是没退!

没办法退烧药不能多吃,只能帖了第二张冰贴。这时候我完全没注意到:我明明一直在喝水,但是根本没去过一次厕所。我在考虑着是不是该叫救护车,和室友商量是明天还不退烧就去医院看看……这次又睡着,继续做恶梦,这次是关于扶贫和拯救女孩子的梦,我梦里清醒的在想的是这关我什么事!就这样的状态下我睡的非常不安稳瞎动弹,惊醒,发现是凌晨4点钟。我觉得从发烧开始都不是在做噩梦,而是被附身了(?),鬼知道当时我在想什么,大概真的烧坏脑子了。

喝完了杯子里的水只能爬起来去客厅接水。猫咪似乎被我动作惊醒了,在我坐沙发上喝水(没力气长时间站着)的情况下它乖乖爬我身边,坐了一会差点睡着,没办法爬回床上坐着,结果这次坐着睡着了。梦里我在拉郎配……而且还每个人有名有姓,醒来以后完全忘记了,不过好歹不是很可怕的噩梦了。

4月10号早上7点左右睡醒,依旧是室友陪同下去了医院,专门挂了发热门诊,各种排队后大夫开了单子让我去验血、等结果,整个过程需要满医院跑,一遇到能坐下的地方我就开始毫无形象地葛优瘫(全身关节肌肉酸痛没有力气)期间也只喝了医院门口卖的粥。拿到了这样的结果

仅剩的生物知识只让我觉得白细胞好高……给大夫看的结果是住院或者每天来医院挂吊瓶。思考再三以后选择住院,万万没想到人生第一次住院是因为扁桃体发炎。结果大夫告诉我住院的地方在医院的分院,需要再等两个小时做医院的车过去……明明主院有住院部!

坐在发热门诊的椅子上痛苦熬了一个多小时坐上车才知道似乎分院是感染病分院。

帮我安排完床位以后又一位大夫来床位重新问我的病情,问完以后开出诊断书给我,然后护士拿来了三袋盐水,打完终于退烧了……TUT当天晚上在病房里睡了几天以来最安稳的一觉。

退烧以后住院的6天反而过的很轻松,每天做检查打吊瓶。2个G的手机流量活生生被我用光了。

感谢生病的时候各种照顾我陪我看病的室友!

住院以后的感受是再也不要住院也不要发烧了,做恶梦好可怕_(:з」∠)_

要健康生活!


以上记录参考自我自己的饭否,其实很多细节地方已经记不清了毕竟当时脑子已经烧出幻觉了【不

 
评论(3)
©空のいのり | Powered by LOFTER